五百五十一:锦旗

    贾璟笑着摊手道:“本侯从来没有强迫诸位的意思啊,本侯说过所有人都不可以走吗?大门就在那里,想走的随时可以走啊!” WWw.8Yue.ORG

    一众药行看着贾璟身后狞笑着的亲兵们咽了口唾沫…………

    众人不说话,贾璟笑容缓缓收敛道:“可是诸位想想,若是没有往日里百姓们照顾你们的生意,在座的诸位能够像现在这样穿罗披绣,温饱无惧的和本侯坐在一起吗?”

    贾璟似乎是看出了众人的不屑一般,嘴角微挑着道:“本侯会命人敲锣打鼓的将锦旗送到各位府上,悬挂这面锦旗的药行不管是以后的关税还是以后的防火费,都会得到一定量的减免。”

    众人仍旧是面无表情,甚至是有的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他们宁可交药材的关税和防火费用!因为那些钱和他们的损失相比简直是微乎其微!

    锦旗不要命,没有才要命!

    人家很明显的就是在威胁你,这锦旗就是个保命符!谁有,谁就是得到了贾璟的庇佑,谁没有,往后就等着没完没了的找茬儿罢!

    贾璟或许没功夫,又或许久而久之的就忘了这件事了,但是他手底下的人可忘不了!更何况那些官员和锦衣卫之类的尝到了甜头,还会放过他们?左右你这种奸商我们刮起油水来也没什么心理负担,那我们就逮着你们一只羊薅!

    先不说这些没完没了的打点,就是后面贾璟说的,明显人家的意思就是你要是敢不做这件事,我就敢让全天下知道你没做这件事!

    老百姓有个很朴素的观念的,人家才不管你又没有义务做这件事,你做了就是医者仁心就是好人,没做那就是利欲熏心的坏蛋!坏蛋自己的良心都坏了,还能治好人?

    呵呵!不去了!你不是不救人?那往后我们也不来你的店铺治病!你不是要钱不要命吗?没人来了我看你拿什么赚钱!以后你就等着你的医馆关门大吉罢!

    在座众人顿时冷汗就下来了,一瞬间大多数有脑子的都想明白了其中利害,别说是给银子了,就是那几两补贴不要了,这锦旗也必须到手!

    贾璟笑着靠了回去,端起茶来揭开盖子,吹了吹水面浮沫道:“孰轻孰重,孰是孰非,诸位掂量着办,柳泽!”

    贾璟身后的柳泽抱拳应了一声:“属下在!”贾璟低着头喝着茶道:“不用拦着了,本侯也就是怕没来得及说完诸位就跑了,既然事情都说完了,那就各位自己度量取舍罢,想走的,请便。”

    贾璟说着便自顾自的喝起了茶来,看都不看在座众人一眼了,邹正元起身一脸正气的道:“在下以为宁侯说的对,此时正是百姓有难,国家困难的时候,你我有能力帮上一手的人岂能袖手旁观?”

    “是啊是啊,别说还有补助,就算是没补助,治病救人那是我等医者天性,自学医开始便一向秉承的宗旨,岂能坐视无辜百姓受苦受难?”

    “对啊,治病救人悬壶济世我辈职责所在啊!哪能谈什么钱啊利啊的?俗!俗不可耐!”

    邹正元对着贾璟拱手道:“侯爷!别的不多说了,这个忙我仁安堂绝对会帮!从明天,不!从现在开始!我立马叫手下的郎中大夫和所有学徒前往北城救人接回来救治!并且分文不收!”

    邹正元的主意打的好,反正重要的是这面锦旗,那点儿银子能值几个钱?不要也就不要了!既然要做,那肯定是要利益最大化!目前利益最大化是什么?既然不能从朝廷身上揩油了,那最大的利益当然是支持贾璟获得贾璟的友谊让贾璟记得还有什么个情分了!

    这最大的肯定是人家谈家的没处抢了,人家从一开始就定下了要帮忙,而且分文不收,所以谁也抢不过人家那是肯定的,但是这第一个开口的情份必须定下!

    贾璟也清楚这一点,所以闻言只是嘴角挑起一抹弧度,看着手中的茶水平静的水面,缓缓的抿了一口道:“那就多谢邹掌柜的了!”

    邹正元这样一说,自然是立马有有脑子灵光的明白了邹正元的用意,于是当下立马的一片附和声,也是纷纷表示分文不要!给我也不要!当我是什么人?我是为钱吗?我是为了理想!为了治病救人!

    只是到底还是有人舍不得,所以只是出口会帮忙,但是却只字未提分文不收,贾璟也不在意,本身人家收钱也是应当的。

    而一小撮人发现柳泽等人果然不再阻拦之后,四处看了看,便悄悄的跑了,傻了罢?什么锦旗?什么治病救人?什么还能比钱重要不成?

    老子宁可到时候花钱打点,也绝对不为了这个什么狗屁的锦旗去做这赔本儿买卖!打点人才能花几个钱?我就不信他贾璟还真的一手遮天了?

    一大堆抱着这样心思的人看到贾璟果然不管,立马的便悄悄的熘之大吉了!留下那帮傻子跟贾璟表忠心罢!

    由于大家的意见忽然保持了一致,所以气氛顿时又变得好了起来,贾璟和邹正元谈复几人谈笑了几句,也是沟通一下感情,顺便也是交代一下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一旁的谈恺不由得兴奋的道:“真不愧是宁侯!不过区区几句话,就让这些人吓得屁滚尿流!一开始还推诿扯皮,现在倒是一个个争着抢着要干了!”

    说着满脸崇拜艳羡的看着贾璟道:“我什么时候也能成为这样的大人物啊!”谈允贤闻言好笑的摇了摇头,随后对他道:“你啊,先想着怎么多学会写几个字罢!”

    谈恺闻言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挠了挠脑袋,随后好奇的道:“姑姑,你就跟我说说罢!你到底是怎么和宁侯认识的?你俩见面的时候发生啥了?”

    谈允贤闻言两颊微微一红,笑着白了他一眼,扭过头去看了贾璟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才道:“推我回去罢,接下来要好好养好身体,争取早一点能走路,才能救更多的人。”

    贾璟点了点头起身道:“那好,这边的事就先拜托二位了。”谈复笑道:“老朽老了,很多事力不从心,小邹倒是个有头脑有想法的,还要多费心。”

    邹正元闻言情知这是谈复在贾璟面前捧他,于是十分感激的道:“谈老过奖了,在下一定有心。”

    贾璟点了点头,笑着道:“那我就不打扰了,接下来的事你们内行自己商量安排,我这个外行就先告辞了。”

    他一心想着回去和林妹妹玩,所以也不想和他们多说什么便要起身,两人连忙起身相送,贾璟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留步,转头对着一直怔怔的看着自己的白曦君笑道:“白兄,咱们走罢。”

    白曦君波澜不惊的收回视线点了点头,起身便跟着贾璟要走,众人见状急忙起身相送,贾璟叫他们留步去商量安排救治北城百姓的事就好,这下没有送出门,但是谈经还是送着贾璟出了门。

    贾璟笑着上马对谈经道:“谈大人,后面的事还要您费费心,统计造册一下今天同意帮忙的,后面发送补贴还要您来办。”

    谈经闻言不免感慨道:“往日里听人提起宁侯的事迹在下还颇为不解,今日才算是见识了,宁侯的确是少年英杰!令人佩服!”

    贾璟笑着拱手道:“您客气了,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谈经却正色道:“对于宁侯来说是小事,但是对于我们户部上下官员来说,宁侯确实是帮了大忙了,还请受在下一礼!”

    说着谈经便恭恭敬敬的对着贾璟躬身一礼,贾璟连忙笑道:“都是为百姓做事,客气了。”谈经和贾璟说笑了几句,贾璟便骑着马带着人扬长而去。

    白曦君跟在他身后一路上显得是的沉默,于是贾璟看了她一眼之后笑道:“怎么了?刚才不是还挺激动,现在怎么话都不说一句了?”

    白曦君摇了摇头,沉默着犹豫了一会儿后对贾璟道:“我只是…………突然发现我好像很幼稚。”贾璟闻言眨了眨眼睛道:“怎么这么说?”

    白曦君茫然的摇了摇头,随后道:“我小的时候以为,能够呃自己爱的人吃饱喝足就是最幸福的事情,直到后来,师父教会了我武功和很多道理,我才知道吃饱喝足原来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白曦君面无表情的轻声道:“所以我开始拼命练武,幼稚的以为只要武功高强,能打的过所有人,就可以过上吃饱喝足还有钱花的日子,后来,师父死了…………”

    白曦君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我才知道,原来,武功再如何高强,也比不过那些富人和高官,因为他们总能用钱用权驱使比你要强大的多的人,就算是武功天下第一,也不可能打的过成百上千的军队。”

    贾璟沉默着,白曦君似乎是轻轻的叹了口气道:“从那之后我就自以为领悟到了白莲教的教义,要开创一个平等的,没有伤害的,人人有肉吃,有房住的净土世界,我以为我能办到,只要我坚持下去,带着教徒们杀了那些富人,杀了那些高官,杀了皇帝,就能完成这个愿望…………”

    虽然白曦君面无表情的在大街上说着这些大逆不道的话,但是贾璟居然没有多慌张,周围又没有什么人,自己的亲兵都是忠心耿耿的心腹。

    贾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白曦君却看着他道:“你为什么不笑?”贾璟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道:“我为什么要笑?”

    白曦君愣愣的看着贾璟,随后冷冷的道:“你不觉得我可笑吗?”贾璟好笑道:“并没有啊!”

    白曦君似乎是生气了,她微微有些恼怒的道:“我知道你在心里笑话我的,不用装了,现在连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好笑!”

    白曦君似乎是有些颓废有些自暴自弃的道:“跟着你这么长时间,我终于知道了,你们是不可能被推翻的!你们掌握的权利和金钱足以让你们高枕无忧!你们比我们当中最聪明的人还要聪明!你们比我们更了解人性更知道一个人在被逼到绝境的时候的丑恶嘴脸!甚至是,甚至是…………”

    白曦君微微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道:“甚至是你们比我们要善良,要高尚,要伟大…………”白曦君低着头,前所未有的颓废感和挫败感蜂拥而上,大滴大滴的泪珠缓缓滑落…………

    贾璟上前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轻轻的吸了口气道:“我不这样认为。”白曦君哽咽的低着头道:“少来了!你那么聪明,肯定知道这些的…………”

    贾璟笑道:“我真的不这样认为!我甚至觉得,你说的那个世界,是可以被完成的!”

    白曦君愣住了,随后抬起头看着他,贾璟笑着,两眼熠熠生辉的看着她道:“那样的世界,我见过!”

    白曦君陡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贾璟笑道:“我没有骗你,只不过,我觉得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贾璟微微眯着眼睛看向了远方…………

    谈经也是一阵苦笑,他和谈允贤此时都是想到了,要是只用这些蝇头小利就能收买这些人的话,那贾璟未免有些幼稚了…………

    贾璟知道他们的想法,却并不担心的冷笑道:“这锦旗不值钱,也没什么特殊的福利,只是一个荣誉罢了,如果挂上这面锦旗,就证明你是个救人于水火医者仁心的大夫,就是官员,也得给你几分面子,这是我贾璟说的!”

    贾璟双眼微眯危险的看着众人道:“但是如果没有这面锦旗,也无妨,只是恐怕诸位以后就要接受更为严苛的审查,五城兵马司,京兆府衙门,户部刑部,锦衣卫,我想请问在座的诸位…………能够都打点的过来吗?”

    贾璟似笑非笑的道:“拥有这面锦旗的就不同了,不光官员看见了敬佩你为国出力,老百姓也会感激你们救了他们的命!既然能救一回,那下回还生病了,不就又去您那里了?这锦旗不也是老百姓心中的一个口碑不是?”

    贾璟似笑非笑,双目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看的众人后脖颈一阵发凉,来了!终于是图穷匕首见了!

    邹正元这样一说,周围的人这才稍微安定了一点,皆是出声响应着:“就是!我们又没有作奸犯科,凭什么要把我们关在这儿?”

    “只是因为不同意宁侯的条件,宁侯就要逼我们同意吗?宁侯如此未免太肆意妄为了罢?”

    邹正元沉声道:“宁侯,我等皆是守法良民,宁侯何故如此?是想要软禁我们吗?”说着邹正元又对谈复拱手道:“谈老先生,您知道这件事吗?”

    邹正元皱着眉头起身道:“宁侯,您这是什么意思?”贾璟笑着看着他道:“没什么意思啊。”

    贾璟坐了下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道:“之前的补贴不用说,除此之外,朝廷会记得你们的贡献,每个参与救援的药铺也好医馆也好,都会得到一面本侯亲笔所写的医者仁心的锦旗。”

    此言一出在座众人纷纷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你的字值几个钱?平常附庸风雅或是能搭上你的关系那是没说的,我们肯定抢着要!可是让我们损失这么多利益,就为了得你一面锦旗?

    你脑子秀逗了,还是我们脑子秀逗了?这玩意儿就是个量产的东西,真有没有那么珍贵还是两说呢!

    贾璟缓缓起身道:“认识要有良心的,也要有感恩之心,现在百姓落难,诸位不肯施手援助,纵然是百姓们怪不到你们头上,诸位内心不会良心不安吗?”

    贾璟附身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众人道:“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有感情,而野兽没有!如果都按着规矩按着律法制定的来,这个世界会更好没错,会更加井然有序也没错,但是是不是就少了许多人情味儿了?”

    所以柳泽看到出来的是个胖子的时候,才会二话不说上去就打,并且胁迫着所有人回到座位上。

    贾璟笑着道:“我知道诸位很不理解本侯为什么要这么做,也有很多不满,觉得朝廷给的少了…………”

    贾璟言辞恳切的看着他们,众人却都低着头沉默不语,贾璟突然笑道:“在做都是生意人,那咱们就不说这些,我和诸位说说我能给诸位的。”

    谈复摇头轻笑道:“老夫只是为宁侯传个话,至于其他的事情,老夫一律不管,你们聊你们的。”说着也不准备插话的闭上了眼睛假寐。

    邹正元心里一沉,对贾璟道:“还请宁侯给我等一个解释,我等虽然是商人,但是也不是随便可以软禁杀戮的鱼肉!”

    贾璟来之前就跟柳泽说过了,只要是第一个出去的不是自己,就往死里打!而且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私自离场!

阅读红楼潜龙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qixiashu.com)

推荐阅读:《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神医归来:四个师妹超护短陆尘李子染》《叶清心启》《西游之一刀999级》《君有疾否》《自闭少年饲养手册》《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qixiashu.com/yue/483/483642/9767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qixia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