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红衣女鬼

    那女子,身披红衣,脚着红鞋,姣好的面容浓妆淡抹下,竟显得有些凄厉,在配上那一身凄红的衣衫,就像是怨气极深的女鬼。

    当看到那红衣女子时,桃花浪子眉头不由得皱的更深,脸色更显深沉。

    见此,那身披凄红嫁衣的女子,厉声大笑道:“天下的男子没一好东西。” WWw.8Yue.ORG

    无奈之下,驼旗僧也只得将两人的过往一一道来。

    原来,他们两个人皆不是一般人,在错的场合遇到了彼此,而后耽误了终生。

    桃花浪子面色极为阴沉,目光闪烁不定,死死盯着那一身鲜红的女子,最终还是长叹一声,道:“对不起,不过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心中有愧,他是万万不会对她出手。

    如此只有一计,桃花浪子咬一咬牙,身子蓦地腾空而起,头也不回的窜入那深深地密林中,就此远去。

    “杜宇,哪里逃,我永远不会放过你。”

    红衣女子面色惨白,黛眉紧紧皱在一起,以着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角度所扭曲着,她笑容变得狰狞,凄厉的怒喝声回荡在这旷野山林中。

    她鲜红的袖袍甩出,顿时两道凄红的玄气直射天际,她脚踏那两道滚滚的红色玄气追了上去。

    留下一脸呆滞的众人,刘谦揉了揉眉心,不由打趣道:“当真是一对冤家,谁又说他们不爱彼此呢?”

    ……

    冷风呼啸不止,零星的冰屑打在了了众人的脸上,让人一阵生疼。

    虺青衫就那样直直的站在如烟姑娘的坟头前,这样已经过去了数个时辰。

    那零星的雪花,早已将他堆成了一个雪人,但即便如此他还是那样立着。

    “将军…”王昌贺想要上去劝阻,但话刚说出口就被林一恒打断,毕竟没有什人能更能理解虺青衫此刻的心情。

    望着化作‘雪人’的虺青衫,林一恒沉默了良久,而后沉声道:“放弃吧,这个时候能让他走出来的人只有他自己。”

    “任凭外人说的再多,也只是徒费口舌罢了,还是让他在这里静一静罢了。”

    王昌贺闻言,也是缓缓退了出去。

    几人离开安葬的地方,来到了村中唯一的一所酒家。

    小二见到江不觉,顿时笑脸相迎,道:“客观,您可算是回来了。你几日未归,我还以为你…”

    下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脸上那担忧的神色却是显而易见的。

    江不觉微微一笑,招呼着几人做下后,道:“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小二,给这里上两壶好酒。”

    暖酒入肠,众人被冻得通红的面色也有所缓和。

    闲来无事,王昌贺于是问道:“敢问江公子,你为何来次?那向来与你同行的梁姑娘怎么不见?”

    江不觉四下张望几眼,而后压低了声音道:“我本来在长安查案,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这里。”

    “在这里,我刚刚得到了一丁点线索。”

    “查案?”王昌贺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对,那案子在长安确实很是轰动。只是查案应是内卫的事情,江公子你怎么?莫非你被牵扯进去了。”

    “我们离开长安时,长安又发生了几起命案,毫无疑问都是全身覆满那黑色的液体,且全都是读书人。”

    说到这里,他眉宇间的那抹暗色越发深沉起来,沉声道:“由此看来,这倒针对我儒家而来。边疆未平,内患又生,真是多事之秋。”

    这时,江不觉才想到王昌贺就是出身儒家的,或许他会有新的发现。他不由拍了怕木桌,惹得木桌一阵摇晃,一阵咯吱作响。

    “王兄,我可否问你一个问题?据我们所知,御史薛亮曾与李子安有过一面之缘,且互相有过争吵。”

    “自那以后,御史便有些不对劲,频繁的口渴,喝酒解渴。我猜测,御史也就是那个时辰中了失心蛊。但是那日酒水,歌姬也曾服用,却没有半点异常。”

    “我实搞不懂,李子安是如何当着歌姬的面,给御史下了蛊毒,且还能不被御史所察觉。”

    王昌贺闻言,眼神逐渐变得深邃,沉死了起来,未过片刻,他便答道:“这点,我想江兄你想错了。”

    “其实,我儒家最讲究一身正气,身怀赤诚之心的人加入我儒家最为合适不过。”

    “我儒家熟读五经六艺,养一身浩然正气,御天地之气,笔落而惊天地,涕鬼神。饱读圣贤书,出口皆文章,也是此理。”

    “虽然如今妖魔横行,但我儒家入世之人不在少数,这全都仰仗着一身浩然正气。因此,一般的邪祟之物是不敢近我等读书人的身。”

    “而御史薛大人,更是地位尊崇,声如洪钟,每每讲道之时犹如天道雷音,想要他给他下蛊是绝对不可能的。”

    “是吗?”江不觉不由得有些失望,但除了失心蛊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让堂堂的御史大人突然失去心智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那小二在一旁听了许久,不由疑惑道:“但是,那为还有那么多人被妖魔蛊惑?”

    “我听说书的,讲的最多的便是那书生与狐媚的二三事。”

    王昌贺面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摆摆手急忙解释道:“一般情况下,那浩然正气便可荡涤一切邪祟。但是在外物,例如香气、迷药等等会扰乱人的心智,这个时候浩然正气便会失效。”

    “当然你听的故事中被狐媚蛊惑的读书人,都是还没考取功名之人,修为不深。倘若到了薛大人那种境界,想要他心乱只怕是不可能。”

    听到这番解释,江不觉隐约觉得自己仿佛忽略了什么。将重新梳理一遍,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点。

    当时还没有功名傍身的李子安,为何会与身为御史的薛亮争吵,难道就怕不担心自己的前途?

    想到这里,他不禁问王昌贺,“王兄,是不是愤怒也会扰乱心智?”

    那一身红衣面色狰狞的凄厉女子,本是百花谷的小姐,生性温柔,贤淑典雅;而桃花浪子身份同样不简单,是西楚杜家的公子。

    这西楚杜家与百花谷本是宿敌,但就是这样的两个人相遇了,然后不可阻逆的双双坠入爱河。但最终的结果是,那红衣女子甘愿为了桃花浪子生下孩童,桃花男子缺不愿放弃了家族仇恨。

    最后甚至于将她带上,甚至于抢走了她的孩童。

    那一身凄红的女子眼神射出森冷的繁忙,死死盯着桃花浪子,冷笑不止,“你从我身旁抢走了孩子,有打伤了我。”

    “任你走遍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

    就在这个时候,九天之上呼啸声阵阵,一股惊怖的压迫感从天而降。

    众人不由抬头,就见到一道凄红的女子出现在虚空之上,落了下来。

    一阵冷风吹过,寒风透体,刘谦忍不住的裹了裹身上的貂裘。

    冬夜茫茫,天壁阴沉沉的,冷风吹过,大冰凌像帘子一样挂在山崖沿上。

    驼旗僧面色顿时变得古怪,看了看对峙的两人,长叹一声后,岿然说道:“这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原本他们也是一对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

    “单最终确实因为孩子以及上一辈的恩怨而化作纷飞燕,甚至反目成仇追杀彼此。”

    “这样狗血?那本公子倒是更感兴趣了。老驼你快说,这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刘谦嘴角微微上扬,兴冲冲的催促着,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恩怨,能让一对神仙眷侣变成了如今的一对仇人。

    “我为了你不顾一切跟了你,但你呢,为何不为了我而抛弃你那心中的怨恨?非但不如此,还抢走了我的孩儿。”

    说着说着,那红衣女子面色更为狰狞,脸色真是变成了阴森的青紫色,狞笑喝道:“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但你呢?你可曾为我付出?哪怕是一丁点。”

    一身红衣的女子脸色变得极为狰狞,咬牙切齿的厉声喝道:“什么时候?那你当初抢走我孩儿的时候,可曾想过今日的下场。”

    桃花浪子眉头顿时皱的更深,面色一片冷峻,阴沉如水。

    “这是?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刘谦一好奇的扭过头去看向驼旗僧。他和桃花浪子是同一时代的人,对于他们之间的纠葛肯定是一清二楚。

    自刚才那抹剑光出现后,桃花浪子也不动手了,只是和着那剑光对峙。

    这倒是让准备看一处好戏的刘谦,不由得有些失望。

    “你…你…你究竟还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桃花浪子再开口,声音不似之前那般温润,而是异常的寒冷,冷到了极点。

阅读盛世说书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qixiashu.com)

推荐阅读:《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叶清心启》《西游之一刀999级》《君有疾否》《自闭少年饲养手册》《我从镜子里刷级》《陈曦顾晓妍

本文网址://www.qixiashu.com/yue/469/469015/9470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qixia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