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千寰镜

    一元重水穿透灵阵外围的灵光,强行破坏灵阵。

    灵阵里荡起层层寒光,冰盘随之轻震,阵势大变,寒煞之气顷刻间凝成一柄月牙形的冰刀,一闪没了踪影。

    鲜血还没流出来就被冻住,肩头覆盖一层薄冰,冰层还在持续蔓延。

    纵然他有办法强行破解灵阵,势必要消耗一些时间,偏偏后方追兵将至,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连鹿野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延山老人一个人,岂敢在墓室久留?

    玉盒外虽然也有封印,破解起来就容易多了。

    延山老人不知使的什么法诀,眼睛一闭一睁,双目变成幽深的深潭,目光深邃,迅速扫过三个玉盒,锁定中间的那个。

    ‘啪!’

    一元重水脱手而出,张开成为一层薄薄的水膜,覆盖中间的玉盒。

    冰床轻震,浓郁的蓝光在冰床爆发开来。

    墓室里蓝盈盈一片。

    延山老人不受影响,手指如轮,飞快完成印诀,低喝一声:“开!” WWw.8Yue.ORG

    一元重水飞速收拢,紧紧包裹住玉盒,只听‘啪’的一声,玉盒之上封印破碎,脱离冰床,自动飞入延山老人手中。

    延山老人顾不得查看,如法炮制,取走第二个玉盒。

    正当他想把第三个玉盒一并解封带走时。

    墓室外传来轰鸣震响。

    无数禁制碎片如雨般洒落,两道强横的气息狂冲下来,地上的冰面映照出两道模糊的人影。

    延山老人感知到异变,头也不回,纵身扑到墓室后方,抬起右手,匆忙将早已握在掌心的圆镜按了上去。

    圆镜消失,在墙壁上留下一个一人高的圆形图案,内部水波荡漾,像是一扇水门,墙壁上仿佛多出一眼井。

    只不过,这个井是立着的,内部深不见底,不知通往何方。

    延山老人将身一纵,竟直接进入水门里面,左半边身子消失,右手凌空虚握,一元重水眼看便能破解第三个封印。

    此时,秦桑破解重重禁制,终于看到水相之主的墓室!

    墓室外的禁制非常精妙,如果没有延山老人开路,想要进来还要费一番周折。

    ‘刷!’

    秦桑踩到实地,尚未站稳,一眼扫过墓穴,便看到延山老人即将逃走,接着神情一震,惊呼出声,“千寰镜!”

    吸引他目光不是玉盒,竟是墙上的水门!

    “道友请留步!”

    秦桑大呼,忙催神识,施展收效最快的《摄魂真言》。

    延山老人听到两声‘哼哈’怪音,便觉元神刺痛,脸色微微发白。他毕竟是元婴中期高手,强忍住痛楚,可一元重水因此震荡了一下,未能及时取走第三个玉盒。

    与此同时,墓室被金沉剑照亮。

    剑光夺目。

    剑出如电!

    目标不是延山老人,竟是墙壁上的水门!

    延山老人大惊失色,匆忙收走一元重水,合身扑了进去,在他身影消失之后,水门以极快的速度缩小,刹那间只剩下一个蓝色的光点。

    ‘啪!’

    金沉剑刺中光点,却于事无补,墓室里已经空无一人。

    雪原之中。

    交错的沟壑间,一排石壁齐刷刷亮起幽蓝的光,幻化出一面面一模一样的镜面,镶嵌在石壁内部,彼此映照,直至雪原之外。

    一道白色的影子在无数镜面之间闪烁、跳跃,每跳过一个,那个圆镜便会立刻消失,无迹可寻。

    眨眼间,人影穿过一道道沟壑,出现在雪原边缘,正是延山老人。

    ‘蹭蹭蹭……’

    延山老人现形,冲出几步,踉跄站稳。

    他气息凌乱,想起方才的惊险遭遇,忙抬起右手,看到宝镜表面一道清晰的剑痕,差点儿贯穿此宝,不禁深吸一口气。

    收起宝镜,延山老人顺手取出战利品,落在第一个玉盒上,迫不及待打开。

    ‘啪!’

    玉盒里面仅有一物,乃是一枚令牌。

    此令和怪脸人的那枚竟非常相似,只有一些纹饰和字迹不同,此令上面刻着一个‘水’字,而怪脸人的则是‘木’字!

    拿起此令,延山老人因错失冰盘的郁闷消减了几分,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才想起此地其实并不安全,忙收了宝物,潜遁而走。

    墓室内。

    秦桑没能留下延山老人,凝视着已经恢复原状的墙壁,面露沉思之色。

    延山老人用以逃生的法宝,他竟然认得,曾经看到过有关这种法宝的记载。

    不过,不是在中州,而是北海。

    秦桑当年在北海搜集潇湘子的消息,顺道调查净海宗。

    恰好混魔老人的徒弟把他的魂灵献上,秦桑搜魂得知九戒岛和净海宗有些渊源,便亲自登门,收服九戒岛势力。

    从九戒真人留下的典籍里得到一些信息。

    其中便有关于此宝的记载,名为千寰镜。

    此宝乃是用以逃生的不二法宝,秦桑看到延山老人使的是千寰镜,连追的想法都没有了。

    唯一的缺点是需要提前做好准备。

    延山老人很小心,化身和天目蝶一路都没识破他的小动作。

    九戒真人当年发现净海宗高僧遗骨,得到其遗物,包括一面千寰镜,只不过是破损的。他不懂得炼制之法,无法修复,后来用了两次,千寰镜彻底碎了。

    净海宗乃是潇湘子创立的,宗门传承亦是潇湘子所留。

    延山老人手里竟也有千寰镜。

    延山老人得到无相仙门的水相传承,算是半个传人,千寰镜很可能出自无相仙门。

    只可惜他已经和延山老人翻脸,此人不可能为他解答疑问了。

    潇湘子即便不是出身无相仙门,也和无相仙门大有渊源!

    再深想一层,两枚杀剑会不会也是来自无相仙门?

    秦桑心中一喜,化身奔波多年,到处调查没有结果,没想到此次北荒一行,竟有意外收获。

    当然,秦桑很清楚,现在高兴还太早。

    潇湘子若是出身无相仙门,以他重情重义的性情,留书里连谢家都没忘,为何半句不提无相仙门?

    而无相仙门早已在修仙界消失。

    想要寻找无相仙门的传人,没那么容易。

    本尊沉思之时,化身一直在忙碌。

    冰床上只剩最后一个玉盒。

    封印被延山老人破解了大半,化身轻易取出玉盒,丢给本尊。

    打开一看,玉盒里有两枚药丸。

    没有标识,不知是什么丹药。

    丹药浑圆雪白,毫无杂色,一缕淡淡的幽香传递到鼻尖,秦桑轻嗅了一下,便觉一股清凉沁入心脾,非常舒服。

    “闻起来不像毒丹,不知有什么功效……”

    秦桑暗自沉吟。

    他对炼丹之道知之甚少,不好做判断。

    水相之主的遗物,价值肯定很高。

    丹药仅有两枚,让化身试药,万一不是增长修为的就太浪费了,以后还会调查无相仙门,总有机会。

    秦桑暂且将丹药和守真丹放在一起,抬眼看向墙壁上的字迹,神情逐渐凝重起来。

    通过这些字迹,秦桑就能感受到水相之主浓浓的怨念。

    大部分在痛骂两个人,背信弃义、趁虚而入,袭击于他。

    一人名黄希,一人名了素。

    “了素……”

    “了素……”

    秦桑皱起眉头,似乎听过这个名字,冥思苦想,终于记起来,甘露禅院有一位祖师的法号正是了素法师!

    了素法师道行极深,乃是甘露禅院中兴之主,缔造不世基业,据说中州形成如今这种格局,也有他的功劳。

    “若真是了素法师,另一位黄希难道是八景观祖师……”

    秦桑感觉自己触及到了中州的秘辛。

    他的视线落到最后一列字——承我衣钵者,当屠佛灭道!

    恨意有如实质。

    杀意滔天!

    只可惜,水相之主做了这么多布置,还是没能等来正宗的水相传人,秦桑不可能依令行事,延山老人更是看都没看一眼。

    难怪无相仙门像是被人刻意隐藏了,之前根本查不到有用的信息,如果是八景观和甘露禅院在幕后主导,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无相仙门覆灭,八景观和甘露禅院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或许是踩着无相仙门的尸体崛起的。

    他们做的事恐怕不太光彩,所以才要对无相仙门赶尽杀绝,恨不得把无相仙门从修仙界抹除掉。

    无人记得无相仙门,也就没人议论往事。

    想到这里,秦桑意识到。

    他不能明目张胆调查无相仙门,免得被八景观和甘露禅院盯上。

    反过来想,最了解无相仙门肯定是他们,当从其他渠道查不到有用的信息时,还是要与他们接触。

    这些消息还要等回去求证。

    本尊转身,看向冰盘。

    此物是墓室里唯一特殊的东西了,冰床只是一块普通的玄冰,只不过被水相之主设了禁制,显得神异。

    化身也没闲着,配合天目蝶,大概摸清了灵阵规律。

    ‘唰唰唰……’

    本尊祭出九幽魔火,凝成数十条拇指粗细的火绳,天女散花般射向灵阵八个角落,洞穿表面的灵光,在灵阵内部疯狂搅动。

    同样的一幕再现。

    寒煞之气聚形冰刀。

    不过,在冰刀成型之前,秦桑便已经催动凤翼,一闪出现在墓室另一侧,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灵阵的反击对他没有丝毫效果。

    ‘轰!’

    化身看准时机,御刀将灵阵劈开,探手进去,稳稳抓住冰盘,抽了出来。

    失去冰盘支撑,灵阵骤然暗淡,气机溃灭。

    秦桑暗赞了一声,“好精纯的寒煞之气,原来此宝才是源头!借助此宝,炼成冰魄神光绝非难事……”

    鹿野威胁还在,此地不可久留。

    秦桑没有浪费时间细看,收了冰盘,第二元婴也遁入本尊,闪身飞离墓室,忽地停下,回身御剑。

    ‘轰!’

    一道粗大的剑光贯穿墓室,墓室的禁制本就已经遭到破坏,再也支撑不住,应声坍塌,所有痕迹随之抹去。

    秦桑御剑冲出裂缝,确定外面并无强敌,收敛气息,在雪层掩护下悄然遁走。

    在秦桑离开后不久。

    苏子南循迹而至,找到疑冢,只看到两处废墟,空无一人,里面的宝物早已被搜刮干净。

    他散开神识,发现一些线索,但追出不远便彻底断掉。

    苏子南冷哼,他谋害乌老,没用多少时间,这些人的动作比他预想的要快得多。

    不过他并不后悔,三尸殁神幡才是至关重要的,献祭后期元婴而成幡,是最好不过的开局。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当世火相之主么?”

    苏子南通过邪幡,知晓了乌老和秦桑一战的细节。

    他在雪原游荡了一圈,一无所获。

    另一边。

    秦桑原路返回,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延山老人的道场。

    果不其然。

    延山老人根本没回来,这种洞府随时可以舍弃。

    秦桑在山中略一盘旋,不作停留,打道回府。

    (本章完)

    ‘轰!’

    墓室突然狠狠震了几下。

    延山老人扭头向外望了一眼,肉眼便能看到禁制崩溃时形成的混乱光影,照射下来。

    强取冰盘,不仅拿不到宝物,还会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他移回视线,看着冰盘,殊为心痛,最后叹息一声,招手收回一元重水,果断放弃冰盘,绕过灵阵,去取冰床上的玉盒。

    不过,延山老人直接夺取冰盘的举动,还是引发了灵阵反击。

    ‘噗!’

    秦桑即将追至。

    墓室之外,禁制的波动愈发剧烈。

    延山老人看着冰刀,冷汗津津。

    水相之主在墓室里也不忘设置陷阱,若是真正的水相传人,破解灵阵,取走冰盘并非难事。

    可他连半个传人都算不上,学到的只是皮毛。

    延山老人忙催真元,逼出体内的寒气。

    ‘啪!’

    延山老人心生寒意,毫不迟疑横移数丈开外,原地留下一个虚影,被冰刀当场洞穿,反应稍慢一点儿,他胸口要害就要多一个血窟窿。

    即便如此,他的左肩也被冰刀割开一个口子,护体真元没起到丝毫防御的效果,轻易被刺穿。

    冰刀在半空碎裂,蜕变回纯粹的寒煞之气,回到灵阵,继续运转。

    延山老人不敢迟疑,闪身到灵阵边缘,扫了一眼,抬起手掌,掌心闪烁银芒,将一元重水打向灵阵。

    此阵的作用是析出冰盘里的寒煞之气,支撑上面的疑冢运转,并非特意用来保护冰盘的。

    冰刀并未消失,而是速度快到了极致,目标正是延山老人。

阅读叩问仙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qixiashu.com)

推荐阅读:《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神医归来:四个师妹超护短陆尘李子染》《叶清心启》《西游之一刀999级》《君有疾否》《替嫁丑妻:残疾大佬撩又宠》《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qixiashu.com/yue/445/445885/9022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qixia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