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完结

    他左手切起菜来很熟练,只是不太顺畅, 菜时常会跑到一边。

    厨房离房间很远,要穿过长长的花廊, 三月天,各种鲜花都已经开了,路边唐岚前年亲手种的桃树已经桃花满枝丫。

    许准觉得他有病, 虽然他是岚岚的弟弟,可他也不能这样侮辱她。

    这样的情绪,他不该有。

    他生来缺心眼,不爱说话,对谁都生不起好感,只对隔壁家的小妹妹格外喜欢。

    许准如今最讨厌的人就是他。

    他吃的不多,吃完后将碗放下,然后站起身往房间走。

    他已经很瘦,脸色苍白,全身都没有几两肉,黑眼圈厚厚的,在阳光底下,还穿着棉衣。

    一点都不怕热。

    姑娘还在沉睡,眉眼平静安然,不会说厌恶他的话,亦不会想着离开他。

    许准微笑起来,弯下腰,在冰冷的冰床之上,给了姑娘一个轻轻的吻。

    他不敢亲她唇,她会生气,故而吻只是落在额头,一触即离,他说:“岚岚,等你醒了,我带你去爬山,他们说大际山上有一位法师讲佛法很厉害,我们去听听好不好?” WWw.8Yue.ORG

    姑娘睡着,发梢微卷,体温冰凉。

    许准说:“那就约好了,我们春末的时候去,那时候野花开了,我给你做花冠戴着,你戴着一定好看。”

    他一直自言自语,被冻得嘴唇发紫也没什么反应,像是有一辈子的话要说。

    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回应过他,然而他依旧说的欢畅,一点停顿都没有。

    傍晚的时候,他摸摸姑娘的手,哄道:“都灰了,岚岚,我给你涂护手霜,涂了护手霜手就会嫩嫩的。”

    他起身去找护手霜,没走两步摔在地上。

    整个房间不见天日,窗帘厚厚的,气都透不进来,除了男人身上,房间里面没有一丝活气。

    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找出护手霜给姑娘涂上。

    晚上的时候,男人盖着厚厚的被子,缩的像只企鹅,他依旧温柔的对姑娘说:“晚安,明天我们再一起玩好吗?”

    这样的日子已经延续了一个月。

    唐茂哲烦躁的站在别墅门前,“妈,许准找了好多保镖,我姐这……”

    他看了一眼门前壮实的二十来个保镖,缩了缩脖子:“没事,我再等等,一定得让我姐入土为安。”

    第二天早上,男人准时七点起床,姑娘脸上的尸气消散了不少,他表情惊喜:“岚岚,你是要醒了吗?”

    没人搭理他,他也依旧快活,一如他喜欢一个姑娘好多年,从不奢求回应。

    他去厨房做饭。

    回来的时候照例吻了吻姑娘的额头,温柔的说:“岚岚,他们都被我拦住了,谁都抢不走你了。”

    语毕,他低声的笑了起来,表情染上几分自豪。

    ~

    冷。

    好冷。

    像是走在阴冷的黄泉路上,她要死了?

    唐岚挣扎起来,再睁开眼时,见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男人见她醒了,也没什么表情。

    唐岚冻得激灵,差点从床上跳起来,她胳膊上甚至凝着冰,“许准,你搞什么鬼啊?冷死了。”

    听到这话,男人笑了笑,温声道:“岚岚,不冷一点,你会腐烂的。”

    唐岚:“……”

    她看向男人缺了一只手的右臂,意识清醒一点:“许准?”

    这是她那个跟她拿着虐恋情深剧本的丈夫,许准。

    许准用左手摸摸她脸,像出现了幻觉一般:“这个是真的吗?”

    “?”

    唐岚觉得他的手暖,下意识的更贴近了一点。

    她不停的跺着脚,“你这空调温度打的也太低了。”

    唐岚摸着遥控器,一下子将空调关了,空调关了,冷气还在。

    她依旧冻得瑟瑟发抖。

    唐岚又开了门,春天的热气从外面吹进来,唐岚终于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她扭头,看着裹着厚棉衣一脸病色的许准,“老公?”

    许准像被惊了一下,乌黑的眼睛像小鹿一样看着她。

    这种感觉很熟悉,就像是被那个小男孩儿盯着看,唐岚一瞬间升起母爱。

    她走过去拉他的手,“太冷了,我们出去晒晒太阳。”

    许准一言不发的跟着她走,他很瘦,瘦的像是一阵风都能吹倒,唐岚牵着他的手也不自觉地放轻了一点力道。

    ~

    “所以说,你没死,这只是你们夫妻之间的……情趣?”唐茂哲难以置信的看着房间里手牵着手像连体婴儿一样的两人。

    唐岚点头,一脸无所谓:“情趣啊。”

    许准冷冷道:“多管闲事。”

    平时许准这样说话他姐一定会立马拉下脸,唐茂哲淡定的等着那个逗弄了他的姐夫被他姐嫌弃。

    等了良久。

    他姐非常宠溺的望着他姐夫,脸上的笑就跟那拉皮条似的。

    唐茂哲:真是……被狗日了!

    唐茂哲离开后,唐岚马上冷下脸,到底还是舍不得冷落他,于是只好牵着他的袖子,说:“好了,你都说我只是睡着啦,就不要多想了。走,我带你去吃饭。”

    许准脸上的表情和唐茂哲如出一撤,都十分不习惯。

    餐桌上,许准皱眉看着白粥。

    唐岚说:“你吃呀。”

    许准扭头:“王嫂,做一份酸辣粉。”

    唐岚:……

    许准的口味总是和他的思想一样奇怪。

    王嫂有些为难:“先生,太太说,吃这个对胃好。”

    唐岚清了清嗓子,许准对上她的眼神,表情又软了下来,他闷闷不乐的拿起勺子,舀起一小勺白粥,像小孩儿吃药一样抿了一小口。

    唐岚叹气,坐到他身边,拿过他手里的勺子:“我喂你。”

    许准又浮现出期待的表情,最后只是克制的说了一句:“麻烦你了。”

    唐岚笑,声音和煦的像春风:“喂老公吃饭,才不麻烦。”

    许准眨了眨眼,觉得眼眶湿湿的,好半天才酸着鼻子嗯了一声。

    唐岚一整天都跟着他,像是生怕他不见了。

    从来都是被人厌恶的许先生对这样的情况很懵,但他却很开心。

    唐岚窝在他怀里看电视,许准垂眸,看着她。

    她偶尔看他一眼,她看他时他不自在极了,总是慌乱的移开视线。

    唐岚说:“老公,亲一个。”

    许准低下头,如往常一般吻在她额头上。

    唐岚勾住他脖子,不知靥的咬着他的唇。

    咬了一会儿,腰侧被什么东西顶住,唐岚松开他,笑的痞坏:“许先生真是宝刀未老啊。”

    许准这年二十七岁,除了少了一只手,别的地方都算不上老。

    他眨眨眼,表情茫然。

    唐岚关掉电视,吻上他的耳朵,她说:“准准,我想和你|做。”

    她少有这样主动的时候,许准愣了愣,忽然抑制不住的咳嗽起来。

    医院总是让许准讨厌的,他以前来这里太多次。

    然而唐岚表情冷冷的,他所有的威严都化为一湖春水,只能陪着笑说:“我没事。”

    唐岚打掉他挂着水的手,哼了一声。

    这人不管怎么变,照顾不好自己的习惯却总没变。

    打完针已经是十点,唐岚挽着他的手腕开车送他回家。

    路上遇到红灯,许准一直侧着头看着她,眼神专注认真,像是怎么看都看不腻。

    他说:“岚岚,我爱你。”

    唐岚的脚差点踩上油门,她瞪他:“开车的时候别说这种话。”

    许准表情黯然,自顾伤神,他强调:“我就是爱你。”

    唐岚脸色变了变,最后红着脸,“好了好了,我也爱你。”

    许准像块木头一样,听到这句话后彻底不动了。

    到家后,唐岚下车,非常贴心的帮他拉开车门,许准坐在那里,像一尊石化雕像。

    唐岚凑近他,在他耳边说:“准准,下车了。”

    许准猛然回神。

    之后他一直躲着她,洗澡的时候唐岚说可以免费帮他洗,不收钱。

    这是许准很久以前梦寐以求的事情,然而他红着脸,一脸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像个受气小媳妇。

    他很瘦,是那种消瘦,身上只剩下骨头了。

    热水流过蝴蝶骨,再往下,就是瘦瘦的腰,再往下……

    已经不可描述。

    唐岚将他手腕搭在浴缸边,一边擦着他的身体一边说着各种令人脸红心跳的话。

    许准闭着眼,动也不敢动。

    没过多久,唐岚说:“洗好啦。”

    许准笨拙的擦着身体,唐岚忽然回头,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

    她眼睛亮晶晶的,比天上星子还要亮,许准心跳落了一拍。

    唐岚说:“准准,你真好看,我爱你。”

    许准:“……你转过去。”

    “哦。”

    唐岚走出了浴室,回房收拾其衣物。

    衣帽间很大,许准的衣服只占了其中不到十分之一的位置,唐岚顺着很久之前的记忆找打自己的睡衣,回到浴室时许准已经离开。

    她脑子有些乱,泡澡时泡了将近一个小时。

    似乎经历过很多,可是兜兜转转,终究是回到原点。

    她不用死,许准还是那个熟悉的他。

    一个小时后,唐岚出了浴室,门才打开,她就被吓了一跳,许准像一根生了根的树一样站在门口。

    唐岚乍一看见他,惊魂未定:“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许准抿抿唇,解释道:“我怕你出事。”

    卧室里的灯被关了,房间里面黑漆漆的,许准牵着她的手走进去,唐岚乖乖跟着他。

    才走进去,门就被关上,许准将她按在门上,狠狠吻她。

    唐岚抱着他的腰,腰太细,她不太敢用力。

    许准的吻从脸颊落到颈子,他说:“岚岚,我们相爱。”

    他技巧很好,唐岚有几分意乱情迷,迷迷糊糊的应着他。

    从门边到墙上,最后转到床上,许准食髓不知味,像一个填不满的黑洞。

    他突然说:“于志桥死了。”

    唐岚毫无反应,累的手都抬不起:“哦。”

    “因我而死,可我没害他。”

    他这语气莫名有几分自豪。

    唐岚想了想,还是抬起手拍拍他的背:“你真棒。”

    许准:?

    唐岚又说:“老公,你技巧真好。”

    许准红着脸:“你……也很好。”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唐岚睁开眼,许准揽着她的腰将她锢在怀里,她垂眸,看着那只缺了一只手的手臂,没有害怕,只觉得心疼的厉害。

    许准蹭她的脸,像一只粘人的大狗:“岚岚,再睡一会儿。”

    唐岚爱怜的摸了摸他的手腕断骨处,轻声说:“好的。”

    后来太阳升起,一切阴暗都被驱散。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非常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

    深深超级感谢!

    接档文《嫁给残疾皇子》、《心尖美人[重生]》戳专栏可见,求个预收呗亲爱的们~

    《嫁给残疾皇子》文案:

    陆之璃上辈子一手好牌打烂,

    身为陆府嫡女却落了个病死他乡,众叛亲离的结局。

    她死的时候,秋雨微凉,无人送葬。

    后来,苏携坐在轮椅上,指尖抚过她的墓碑,低声眷眷唤她的名字:“阿璃,旁人欠你的,我一寸寸为你夺回;旁人伤你的,我十倍奉还之。”

    而后这个男人果真践诺。

    她死之后的第十年,苏携自刎于她墓前。

    重生后,陆之璃果断接了那道赐婚圣旨,嫁给了九皇子苏携。

    陆之璃想,双腿残疾又怎样,日子还不是一步一个脚印过出来的。

    而后她陪着苏携,从冷宫弃子,一步一步登上至高无上的位置。

    ——重生归来,当不负你,十年深情。

    【偏执狠厉x小可爱】

    ——

    《心尖美人[重生]》文案:

    重生回高三这一年,

    枳玖决定努力学习,考个好大学。

    她绝不会再去招惹那个病态阴鸷的男人,不做被他圈养的小情人。

    陆家五少陆时好美色。

    从前三十年他纵情声色,觉得万花入眼不过尔尔。

    后来出现一个少女,真是丑进他心坎。

    陆少突然觉得,这样的丑女才对胃口。

    后来一场大雨冲刷,少女在迷离雨雾中,露出绝色的脸。

    那双娇憨的杏眸里印着他的脸,她脸上的表情怯生生的。

    陆时:……

    卧槽!好美!想睡!

    最初

    陆时:这女人嘛,不用多好看,丑的顺眼也是一种本事。

    枳玖:QAQ!

    后来

    陆时:老子从前三十年见过的风景,都不及此刻的绝色。

    枳玖:……

    ——病态霸总x青花瓷瓶娇美人

    男主有病,变态霸总,日天日地,三观不正。

    后来:玖玖,求日!

    菜很快炒好,他就着吃了几口,吃饭时电话又响了。

    唐茂哲。

    许准嫌恶的皱起眉,直接关了机。

    这个疯子,满口胡言乱语,只会说他的岚岚死了。

    神经病。

    她像是只是沉睡过去了, 只是脸上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了一点尸气。

    男人看着她微笑,半晌才说:“岚岚, 我去给你做饭。”

    他很快就习惯了, 从地铺上爬起,穿上厚厚的棉衣, 然后目光落在了躺在冰床上的姑娘身上。

    许准醒过来的时候, 被冻了个激灵,他裹紧了身上的棉被,动动手腕发觉不对劲儿,他右臂缺了一只手。

    到时候他还是会被她厌恶。

    许准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莫名生出几分不属于他的委屈情绪来,为什么要厌恶他?

    这个问题冒出脑海,许准呆愣了一会儿,他从前从来不会想这样的问题的。

    怎么能随随便便说人死了呢?

    岚岚她只是睡着了,等她睡够了,就会醒过来的。

    他怕唐茂哲过来。

    唐茂哲疯了,说他的岚岚死了,还说让她入土为安。

    到时候……

    姑娘周身一片死气,寒冰散发着森森寒意,房间里装了好多台空调,温度接近零下十度。

    然而姑娘眉眼精致, 穿着漂亮整洁的衣裙,身上带着的首饰样样精致。

    他不放心, 关上门后还要打上反锁才肯离开。

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qixiashu.com)

推荐阅读:《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叶清心启》《西游之一刀999级》《君有疾否》《自闭少年饲养手册》《我从镜子里刷级》《陈曦顾晓妍

本文网址://www.qixiashu.com/yue/385/385982/7809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qixia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